人在神诡,肉身无限推演

185.哼,男人!(6000)!)(1 / 5)

从江芸的房间离开后,安乐快步向自己的客房走去。

安乐虽把江芸等人绑定成了合作伙伴,但也不可能让他们随身充当自己的保镖。

况且他的秘密那么多,保持一定的距离,对双方都有好处。

一路上,安乐碰上了不少清寒分殿的修士。

“安道友!?”

“这气息……安道友竟是金丹了?恭喜恭喜!”

“恭喜道友金丹,真是可喜可贺。”

众人面露艳羡,纷纷道喜恭贺。

安乐才突破金丹没多久,一身气息饱满丰盈,还未能完全收敛。

在旁人看来,自然像是粪坑旁的水仙花一样显眼,轻易就能看出他的变化。

安乐在清寒分殿这几天,其实也结识了不少人,至少混了个脸熟,像是一些女修的骚扰、暗示,更是数不胜数。

只不过,之前他们仅是因为安乐出众的相貌对他另眼相看。

现在,这些普遍也仅是金丹的修士,才真正开始将他视作同一阶层的存在。

至于少数的筑基修士,脸上的羡慕更是无比浓烈。

不管是哪个境界,总有一批人会卡在其中一层,数年无法寸进,像安乐如此年轻就突破了金丹,怎能不让他们艳羡?

尽管如此,大部分修士仍没把昨夜的异动和安乐突破联系在一起。

安乐一路连连拱手致意,脸都笑酸了,没过多久便来到房门口。

恰好在附近偶遇了章海云。

大概是为了表现自己的诚意,章海云亲手捧着好些吃食,在叶灵儿门口等候。

一见到安乐走来,章海云眉头微挑,心中涌出愤恨,但脸上立刻露出笑容,友善恭敬说道。

“安道友,好巧,你竟起得怎么早?”

他又扫了圈安乐周身,讶然道:“安道友金丹了?那可真是件大喜事!”

“我这刚好有件闲置的法器,不如送给安道友,作为恭贺之礼。”

说着,章海云从储物袋中拿出一个玉镯,亲手送给安乐。

玉镯气息神异,乃是件三阶法器。

手笔实在不小。

“大家都是太虚宫的弟子,互相帮扶是应该的。”

章海云语气真诚,彷佛之前和安乐的矛盾、间隙全然不存在一般。

即便在推演中经历过,但他的这番表演,还是令安乐暗自咋舌:“能屈能伸,见风使舵,再加上……这么不要脸,怪不得能混到分殿主的位置。”

不过,章海云能演,安乐当然也能演。

他笑脸相待:“啊呀,竟是三阶法器,这么大手笔,我怎么好意思收呢?”

嘴上这么说,他的手却已接过了玉镯。

“哪里哪里,一点小小心意罢了。”

“那就谢过章殿主了。”

两个心怀鬼胎的人就这样说说笑笑,气氛十分融洽。

互相没营养的恭维片刻后,安乐主动问道。

“章殿主可是在等我师姐?”

章海云点头叹道:“正是。”

他其实是有点着急了。

眼看着清寒分殿的禁令解除,安乐等人想走就能走,可章海云还没真正吃上叶灵儿这块肉,甚至在前些天后,连她的面都没见上了,心里自然有些急躁。

倘若叶灵儿就这样一走了之,他先前送来的那么多灵食,不都全部打了水漂?

这就是所谓的“沉没成本”,原本章海云对叶灵儿还没那么强的欲念,但被这样吊着胃口,又投入了这么多,难免心生不甘。

所以,他才在今天亲自拜访,好歹见上叶灵儿一面。

万一真被拒绝,也好趁早断了念想。

安乐对章海云的想法洞若观火。

这便是所谓的“舔狗心理学”,哪怕章海云凭借自己的地位、实力、资源成功舔到了很多人,也还是会落入这种境地。

想到这里,安乐不免同情的看了章海云一眼。

‘不知道他对我准备的‘惊喜’会是怎样的反应。’

安乐微笑开口:“既然如此,不如让我让师姐开门,然后你去她房内坐一坐吧?”

章海云脸上浮现喜色:“此话当真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