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神诡,肉身无限推演

180.筑基圆满!(1/2)(1 / 5)

清寒分殿。

最大最特殊的房间中。

这里的布置更为华贵,地板是上好的金玉沉香木,一寸便可卖出数枚中品灵石,墙壁的材质有如玉石,不断的净化空气、吸收灵力,房间当中还摆着一张可容数人同眠的大床,足以可见房间主人平日里的奢靡。

章海云正靠在大床上,身旁是两名娇艳的女修。

江俊良的前道侣,沈满也在其中。

她皱着秀眉,轻声问道:“我们真不用把这情报传给其他分殿吗?”

章海云摇了摇头:“且不说这情报的真假还未验证,就算它是真的,我也不会传出去。”

沈满担忧道:“可这样一来,说不定会造成不小的伤亡吧?”

“小满,你太天真了。”

章海云说道:“打仗哪有不死人的?”

“只不过,我至少可以让清寒分殿的同僚少死一些。”

章海云选择将这消息暂时隐瞒,其实与江俊良并无太大关系,主要还是他的私心作祟。

可想而知,在他传出这则情报后,上面势必会要求清寒分殿向外围搜寻、剿灭大泰神朝的修士,这样的行动无疑是极为危险的,会让清寒分殿的人手有所折损,更是要耗费不少的资粮。

若是新来的殿主,或许不会在意手下人的伤亡。

但对章海云而言,他已经将这座分殿视作自己的财产,连带着大部分修士,都是他忠心得力的手下。

这就好比古时某些偏远地区的军镇,名义上还归属于朝廷,实则已被当地的将领当成自己的私军。

章海云怎么舍得为了这等没有好处只有坏处的战事尽心尽力?

说白了,他只想当此地的土皇帝,而不愿承担守卫宗门的职责。

“我们自己过得逍遥自在就足矣,何必为这点小事操心费神?”

说着,章海云搂住身旁的美人,咧嘴微笑。

他看着身前华美的房间,脸上满是惬意:“我征伐了一辈子,就不能享受享受吗?”

沈满仍有些忧容:“那万一,大泰神朝的人打了过来……”

“呵,他们若是识趣,离得远些倒没事,倘若真的敢来,定要他们有来无回!”

“还能白得一份战功。”

章海云的自信不是没有道理的,他在清寒分殿任职了数十年,在他高超的法阵造诣下,这里已被打造得固若金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