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神诡,肉身无限推演

1.南村群童欺我病无力(2 / 4)

谁让安乐就孤寡一人,还是个病秧子呢?

不欺负你欺负谁?

安乐连忙起身,颇为艰难的从床下拿出一把劈柴用的刀,放在手边。

光是这动作,就让他冷汗直冒、气喘吁吁,偏偏还不敢喘得太大声,怕被外面两人发现。

安乐可不打算冲出去和那两人拼命,只是防身而已。

成年人说不定还只会揍他一顿,半大孩子不懂事,下手没轻没重,搞不好直接把他送走了。

打猎用的家伙什儿,都放在隔壁的茅屋里,俩少年也知道这点,直接推门进去搜刮。

悉索的摸索声混杂着风声一起钻进安乐耳畔,时而还听见两句抱怨。

“他家里也太穷了!”

“就这点存货?白高兴一场。”

“小声点,别把他吵醒了。”

“呵,吵醒又怎样?他还敢反抗不成?”

安乐只能攥紧手中的柴刀,手心满是冷汗,心中颇为悲凉,忽然想起一句很有名的诗句。

——南村群童欺我老无力,忍能对面为盗贼。

还真是在茅屋里!

安乐倒不是心疼原主父亲的遗物,就自己现在这身体,打猎怕是给野兽送人头的,估计很长一段时间都用不上。

被抢也就被抢了,没什么大不了的。

但今晚,两个孩子都敢溜进他家里当面偷盗,可见这个村子恐怕相当“民风淳朴”,明天还会发生什么,安乐已经不敢想了。

接下来的日子,可不好熬啊!

正心灰意冷之时,安乐忽然瞥见眼前的光线扭曲片刻,下一刻浮现出一张光幕。

【姓名:安乐】

【寿命:15/23】

【境界:凡人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