人在神诡,肉身无限推演

1.南村群童欺我病无力(1 / 4)

茅屋破旧,风声呼啸。

夜晚的丝丝冷风透过墙上的缝隙渗进来,吹得屋内的安乐瑟瑟发抖。

他躺在硬得硌人的床板上,裹着仅有的一层麻布衣,冻得直打颤。

身凉心更凉。

就在两小时前,他还坐在新买的电脑前大环特环,准备让某角色抱憾终身,顺便等外卖的炸鸡送货上门,享受一个枯燥而美妙的周末,可刚听见“开门,肯……”

再睁眼时,就来到了这个鬼地方。

“我真没想穿越啊……”

安乐长叹一声,默默裹紧身上的衣服,强忍着不让清泪从眼角滑落。

从同名同姓的原主身上继承了部分记忆,这个世界貌似……很危险!

有传说中的修仙者,也有深山老林里的恐怖怪异,还有村落里的幽鬼之说。

但他只是个普通人啊!

这具身体也就十多岁,还格外瘦弱,细胳膊细腿的,像是患有某种病症,劈个柴都费劲,甚至比不上安乐原本常年坐办公室、缺乏运动的肥宅之躯。

一个字——虚!

家里本是个猎户,就父子二人相依为命,但前两天老爹打猎不幸丧命。

原主大概悲痛过度,加上体质虚弱,人直接没了。

这开局,怎一个惨字了得!

如果有的选,安乐更希望能穿越到一个没有超凡力量的和平世界,至少能寿终正寝……吧?

忽然,茅屋外传来低低的交谈声,吓得安乐心头猛跳。

“二狗,真要动手吗?”

“废话,那小子老爹刚死,家里那些打猎的家伙,咱们拿过来用一用怎么了?这叫废物利用!”

这两个声音的主人,明显年龄不大,应该是村里哪户人家的孩子。

他们是看上了原主家里仅有的遗产,想要不告而取。

在这物资匮乏的世界,一把老弓和几枚箭矢都足以令人动心。